首頁 > 廉政教育 >正文

不防于小 終虧大德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25 15:57:45    

   古人云:“禍患常積于忽微”“不慮于微,始成大患;不防于小,終虧大德”。慮于微、防于小、杜于漸、作于細,是中華文化中修身律己的重要內容。黨員干部既要把好大節,也要管住小節,在每一件細微小事上鍛造磨礪,在持之以恒的淬煉中不斷完善政德修養。

 

   “小者大之漸,微者著之萌。”事物的演變都有一個由小到大、從輕到重、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。宋代羅大經《鶴林玉露》記載,北宋名臣張詠在湖北做縣令的時候,發現一個管錢的小吏,偷了一枚錢藏在頭巾里帶出庫房,于是令打板子作為懲戒。豈知小吏勃然曰:“一錢何足道,乃杖我耶?爾能杖我,不能斬我也。”張詠毫不猶豫地拿起朱筆判道,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,繩鋸木斷,水滴石穿”,然后斬了他的頭。這里,我們姑且不談張詠“一錢誅吏”是否過于嚴酷,單論他提出的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”,的確發人深省。“小洞不補,大洞吃苦”,等到“病已成而后藥之,亂已成而后治之,譬猶渴而穿井,斗而鑄錐,不亦晚乎”?

 

   無獨有偶。唐德宗時,宰相陸贄清廉正直,從不接受下屬的禮物。唐德宗認為陸贄“清慎太過”,就勸他對別人的饋贈“一皆拒絕,恐事情不通”,像馬鞭、鞋靴之類的小物件“受亦無傷”。陸贄上書說,“為官受賄,大者,忘憂國之誠;小者,速焚身之禍。賄道一開,展轉滋甚。鞭靴不已,必及衣裘;衣裘不已,必及幣帛;幣帛不已,必及車輿;車輿不已,必及金璧”,最終就會“涓流不絕,溪壑成災”。相反,康熙治吏有個頗為荒謬的論點,“所謂廉吏者,亦非一文不取之謂也”,于是“上以賄求之下,下以賄獻之上”,導致形成賄賂公行的不良風氣。由此足見,輕視小節、放縱小節,必然愈演愈烈,讓小問題壞掉大風氣。

 

   “巴豆雖小壞腸胃,酒杯不深淹死人”,小節不可小瞧。對待小事小節稍有不慎、稍有不拘,往往可能“為山九仞,功虧一簣”。有的黨員干部腐化墮落,正是認為小節無傷大雅、不足掛齒,從吃一點、喝一點、玩一點、拿一點開始,繼而膽子越來越大,一步步由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”發展到“百千萬貫猶嫌少,堆積黃金北斗邊”,由膽戰心驚的小貪走向肆無忌憚的大貪、甚至無所不取的狂貪。大量案例警示我們,一個人在小事小節上不過關,也很難在大是大非上站得穩。黨員干部一定要見微知著、見端知末,從小違規、小問題上看到其“累積效應”帶來的大后果,做到“惴惴小心,如臨于谷;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”,堅守住心靈的“防護堤”。

 

   于細微處見精神。對黨員干部來講,做到修身律己、干凈干事,無論小節與大節、小事與大事,在本質要求上都是一致的。小事小節是一面鏡子,體現人品、彰顯黨性、反映作風。群眾對黨員干部操守品行的評價、對黨風政風的評價,也往往是從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小事情判斷的。不把小事當回事,遲早要出大事。黨員干部無論是修身養德,還是履職干事,都要從細枝末節的小問題、小事情上嚴起,始終做到小節不失范、細行不偏軌。(寒山石)

 

四川时时彩怎样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