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廉政教育 >正文

和父親搶收麥子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18 10:42:30    

   我生在農村,不知見過多少次夏日的麥收。第一次親身體驗麥收的緊張與勞動的艱辛,是中學畢業那年跟著父親搶收麥子。

 

   糧食是農民的命根子,莊稼是父親的孩子。每天清晨,父親都有下地看莊稼的習慣。那一天,我跟著父親走在麥地里,看快成熟了的麥子,仿佛走進了一幅無邊的畫卷。路旁,性急的早熟麥子,麥芒已見炸開,麥粒搖搖欲墜。

 

   父親來到麥田里,關注著麥子成熟前的每個細節,心中盤算著麥收前需要做的農事。一會兒,父親的腳步停留在一塊長勢最好的麥壟旁,從腰間摸出旱煙斗,裝滿煙末,劃著火柴,猛抽上幾口,抬起腳底,叩去了煙斗里還帶著點點火星的灰,吹了吹煙斗嘴,重新別在腰間。轉過身,對我說:“把那些雜麥穗清除出來,這壟麥子好做秋播的種子。”學著父親的樣子,我一遍遍地走在麥田里,回頭望,麥田更加平整、干凈了。去雜留純的種子,是豐收的保障。

 

   那個年代,農村沒有實行機械化,夏收全靠人工。父親趕在麥子成熟前,有序地做麥收準備。制繩子,是麥收前一項必不可少的勞作。挑麥子需要繩子做擔兜,耕牛打麥場需要用繩子拉石磙,曬麥場上需要繩子系麥垛等。父親制繩,不光是麥收時自家用,還送給鄰里人家。

 

   秋收后,父親在原打谷場的地上種上了油菜籽。油菜籽成熟比麥子早許多天,父親抓緊收獲了油菜籽,騰出場地做麥收的打谷場。父親牽著耕牛先將場地犁耕一遍,把土耙細。然后從河里挑來水,澆濕場地。第二天清晨,父親叫上我,撒上草木灰,拉動石磙,一遍遍地將打谷場壓平壓實,一直勞作到正午,才將打谷場做好。備好了打谷場,還要準備好鐮刀、防雨布等麥收用具。麥收前很多天,父親總是不停地忙碌著,直等麥子開鐮收割那一天的到來。

 

   那幾天,每天凌晨3點多,父親就把我從睡夢中叫醒。朦朧月光下,我們一家人齊上陣,搶收麥子,一刻也不停息。收割麥子是個體力活,每一鐮割下去,都要費好大的勁。割麥又是個臟活,每拉一下鐮刀,就有一股灰塵從枯了的麥秸上散開來。一會兒,我的鼻孔、嘴里滿是塵灰。麥收時節,太陽很早就從東方升起,很晚都不肯下山。熾熱的陽光,曬得衣服后背上冒出白白的汗漬。還沒多長時間,我的手上就磨出了血泡,隨后是鉆心的疼。農人們常說:“麻雀子趕個夏。”意思是時光充足,鳥兒也知忙個不停。那些天,再累我也堅持著,經過夜以繼日地勞作,我家夏收完成,顆粒歸倉。

 

   就在這一年,雨季來得特別早。村上人家有的還沒來得及收完麥子,一天連著一天陰雨,沒有搶收完的麥子,浸泡在了雨水里,損失慘重。天下著雨,站在窗前遠望麥地的我,慶幸父親對麥收農事的及早安排。直到此時,我才了解麥收立于“搶”的分量,感受到辛苦付出是值得的。

 

   “莫因一時的懈怠,使來之不易的勞動果實付之東流。”父親的教誨經常回蕩在我耳邊。后來我離開鄉村去了城里工作,每當遇到困難或者倦怠的時候,我總會想到那次搶收麥子,然后告訴自己:“不可松懈。”(鄒鳳嶺)

四川时时彩怎样玩